洁尘:我是这么以为的女人
    时间:2010-05-16 12:44:20  来源:幸福公社  作者:洁尘   发布者:xingfugongshe

    幸福公社消息  作者洁尘(成都公社)

            我是这么以为的,女人打扮不是为男人,是为女人。

      男人的眼睛糙,只能看个大概,看个颜色,是红是绿;再就是看露了胳膊还是腿,为香肩和小蛮腰公诸于众或不高兴(如果是老公或情人),或很高兴(如果是眼睛吃点豆腐的外人)。如果一个男人觉得某个女人穿的衣服料子不错,不便宜,那就算道行很高的了。

      一眼看出你的包是真假路易威登的,那是女人;一鼻子嗅出你的香水是50块一瓶的还是600块一瓶的,那也是女人;你忙不迭地摸着项链说,不是真铂金,是伊泰莲娜,那么,说话的对象肯定是个女人;在背后轻声对你说,亲爱的,你的袜子走丝了……那个幸灾乐祸的声音肯定不是任何一个男人。

      要是出席一个场合,知道有很多女人,那么,我是有点紧张的,穿什么戴什么,总要犯一会儿踌躇;如果受邀参加男人的聚会,我十分钟就可以出门,梳梳头洗洗脸就是了,男人嘛,瞎么糊眼的,不用多费工夫。

      但太多的女人自己瞎么糊眼地为男人费工夫。不说近的,说远的。

      最近在看关于英国伊丽莎白女王的传记。不是现任这位,是十六世纪的那位,那个卓越的复杂的被后世书写不断演义连绵的伊丽莎白女王,一个终生独身的女人,一个着装华丽浮夸的巴罗克风的标准模特。斯特莱切的笔是这样描述的,“没有比这个代表伊丽莎白时代风格的绝顶人物更多巴罗克风的了——这就是伊丽莎白本人。从她的外表到她为人处世的许多深奥角落,她的每一个部分都充满了令人迷惘的真实与形象的不调和。在她那以巨型裙箍、僵硬皱领、宽大衣袖、洒粉珠饰、锈金披纱构成的重叠繁复的服装下,妇女的形体不见了,臣仆们看到的,是一座庄严、怪异、高傲的偶像——一座王权的偶像,不过由于某种奇迹,这偶像是活的”。

      一件著名的“丝绒外衣事件”流传到今天。伊丽莎白倾心爱慕的埃塞克斯伯爵,有一个绯闻女友——经常在宫廷出没的玛丽夫人。玛丽夫人某一天洋洋得意地穿了一件非常漂亮的丝绒外衣。女王当时没说一句话。第二天早晨,她差人从玛丽夫人的衣柜里偷来这件丝绒外衣,然后穿上,昂首阔步走进宫廷大厅。女王比玛丽夫人身材高,这衣服穿在她身上短且小,她在众人惊诧的沉默中走向玛丽夫人:“夫人,你觉得这外衣对我来说是不是太不合身了?”玛丽夫人喃喃地表示附和。女王高声叫起来:“啊,要是这衣服因为太短对我不合适,我想你也绝对配不上。因为它太漂亮了,所以这衣服对你对我都不合适。”说完,女王又昂首阔步走出宫廷,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王公贵族。

      对于伊丽莎白女王来说,埃塞克斯伯爵夫人可以穿这件丝绒外衣,她处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上,一个女王和伯爵都需要也都感觉舒服的位置上。但在这个位置之外的其他女人,在伊丽莎白的眼中,都是对她的情感的一种僭越和冒犯。一个可以打败西班牙无敌舰队、在欧洲称雄一时的至高无上的君主,在醋坛子打翻的时候,跟任何一个负气使性子的普通女人毫无二致。

      玛丽夫人后来结局不妙。如果她不那么炫耀,也不至于引爆女王的醋弹,或者说,不至于当众受辱,招致女王与她公开决裂。所以说,女人的打扮,最终的效果会落实在女人那里。我是这么以为的。

    本网站由Gongshe Information Inc于美国Scottsdale Arizona提供互联网服务,欢迎转载并注明幸福公社出处。本网采写文图视频作品作品及活动策划版权归幸福公社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对本网所刊稿件内容有疑义或认为涉及版权事宜,请来电与Gongshe Information Inc联系:001-419-7581559(北美)或01-599-0991039(中国),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