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实录酷暑中的济南送煤工
    时间:2010-08-23 14:53:56  来源:  作者:大麦   发布者:xingfugongshe

    幸福公社消息

    1.jpg

      7月的最后一天,济南预报当日最高气温为摄氏37度,济南万紫巷煤店里,50岁送煤工靳献文抽着红金龙烟,喜忧参半。

      靳师傅喜的是今天有车站街和经五路的两单蜂窝煤要送,55元运费将是这个月最高收入的一天——由于连日酷热和今年民用煤的再度提价,之前的29天里,只送了五车煤,全部运费只有一百元出头;他忧的是今天的高温下,午间路面温度将超过摄氏50度。

      不过,顾客要得急,还是送吧。在他济南送煤生涯的24年里,从来都是这样风雨无阻,随叫随到。

      国营万紫巷煤店

      靳师傅和工友黄师傅打好招呼,黄师傅开动了制煤机开始压制蜂窝。他有节奏地用铁锨将阳泉煤、北京西山煤和末煤配好,送进压制机,一个个蜂窝煤就从压制机下端落在缓缓行进的传送带里,靳师傅在传送带的那端装车。

      面容矍铄、性格温和的黄师傅今年58岁,已经在煤店里工作了整整40年。这个“老三届”知青1969年从济南去蒙阴老区插队下乡,一年半之后被招工回城,分到了国营济南煤建公司(济南市燃料集团总公司前身)二七煤店,之后调到万紫巷煤店至今。

      “那时候,一到冬天就排队”,他回忆起上世纪7、80年代煤店兴旺的时候,那时济南冬季取暖都是烧蜂窝和煤饼煤球,市民要凭定量的用煤票证来排队购买,“我们这个煤店,正式工人和运煤工最多时到了30多人。”万紫巷煤店是济南市定点的24个国营煤店之一,负责西到纬十二路、南到经十路、北到天桥区域内的民用煤供应。他说,正式工人是像他这样在编的国营企业职工,至今还由公司给缴纳着五金一险;运煤工则是来自郊区或外县的临时工,没有编制和任何福利,送一车蜂窝煤,则领送一车的相应劳务费。

      “那时候一吨煤是32元”,靳师傅回忆他1986年从济南郊区的平阴来到煤店的情形。那年他26岁,有一个济南燃料公司的亲戚,介绍他来这里做送煤工,“送500公斤的一车煤,顾客给一块钱劳务费,其中25%是公司的,个人能得七毛五分钱。”从那时起,他平日在家种地,农闲和整个冬季,都来济南煤店为顾客送煤。

      在1986年下半年,靳师傅成了家。如今,他的大儿子已经在长清的一家外企工作,小儿子也已经上到了技校的第四年,该联系实习单位了。2009年,靳师傅用他这些年攒下来的六万元钱,在院子里翻建了三间新房。

      五十度的济南街头

      车装好了,这半吨煤、625块蜂窝是送往三里外的车站街一户居民那里。靳师傅将车带上肩,开始上路。

      没人敢抬头看太阳在哪里,只觉得到处都闪眼,空中,屋顶上,墙壁上,地上,都白亮亮的,白里透着点红,从上至下整个地像一面极大的火镜,每一条光都像火镜的焦点,晒得东西要发火。在这个白光里,每一个颜色都刺目,每一个声响都难听,每一种气味都搀合着地上蒸发出来的腥臭。街上仿佛没了人,道路好像忽然加宽了许多,空旷而没有一点凉气,白花花的令人害怕。

      ——老舍先生写过著名的济南的冬天,上面这段描绘祥子在夏日拉车的大作,也完全可以用来描述下当日济南的夏天。当天实在是太热了,在视频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当日的济南街头有很多骑车和步行的膀爷。

      在随车拍摄的时候,和拉车的靳师傅一样没有任何遮挡,我的眼角不断地流下密密的汗水。

      车站街95号

      这幢老建筑的二楼,是这份蜂窝煤的订户。靳师傅上楼确认以后,开始卸煤和搬运。

      他把煤块上的挑板和担子放在一边,将地排车的挡板卸下两块,之后开始以每次两排共八块的方式卸煤。每块挑板上放32块煤,最后把最上面的外侧四块蜂窝错成两层的三角形压稳,靳师傅拿起担子,穿好挑板,稳稳地上肩。

      粗粗计算了一下,运送这500公斤、625块蜂窝煤,从煤店传送带下线开始,靳师傅最少需要弯腰283次,穿过五条街、六个转弯的近两公里闹市,再上200级台阶,它们才抵达用户的厨房。

      靳师傅这趟的收入是25元运费加5元钱爬楼费,共30元。

      每个劳动者都值得尊敬。

      最后,希望靳师傅今年的最大愿望能梦想成真——

      “让小儿子,找到个好工作。”

    本网站由Gongshe Information Inc于美国Scottsdale Arizona提供互联网服务,欢迎转载并注明幸福公社出处。本网采写文图视频作品作品及活动策划版权归幸福公社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对本网所刊稿件内容有疑义或认为涉及版权事宜,请来电与Gongshe Information Inc联系:001-419-7581559(北美)或01-599-0991039(中国),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