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Bar:十里洋场尘封已久的魅力
    时间:2010-05-19 13:06:36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Dinny McMahon   发布者:xingfugongshe

    幸福公社消息 上海的夜生活处在一个不令人羡慕的位置上,那就是她不能辜负自己几十年的盛名。AP-AB734_AHSHAN_D_20100224133459.jpg

      灯光幽暗的Constellation2酒吧

        作为19世纪鸦片战争后被西方列强接管的不多的几个中国港口城市之一,到了20世纪20年代,上海的发展在全球贸易大潮的推动下可谓是春风得意,中国因过于贫弱和四分五裂而难以将外国占领者赶出这片土地的事实让这里变成了安乐窝,上海也陶醉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生之喜悦中。作为一个来自全球各地的金融家、企业家和避难者的大熔炉,上海成为了奢侈阔绰、堕落颓废和放荡淫逸的代名词。

      如今,上海正渐渐地重新树立起其贸易和金融中心的地位,那里日渐高耸的空中轮廓线和黄浦江边殖民时期庞大的银行总部大楼展现了历史的对接。尽管中国共产党或许充当着堡垒的角色以防止这座样板城市里任何寻欢作乐之事的重新抬头,但是上海正渐渐地重现着昔日的浪漫光景。

      位于黄浦江西岸的外滩(the Bund)这个老金融区是上海最好的酒吧、餐厅和风景的所在,任何一家酒店的礼宾员都能推荐一份外滩最佳去处的名单。不过在外滩的西面,上海的另外一片区域在被忽视了多年之后,正慢慢地成为上海真正的浪漫精髓所在。另外,由于外滩为准备今年5月开幕的世博会(World Expo)而变成了一片建筑工地,现在去探索这片曾经的法租界里面那些隐秘的所在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片租界从19世纪中期开始处于法国的管辖之下。英国和美国在有些时候也拥有自己的租界,但是即便是在今天,法租界因为其绿树成荫的窄街、风景如画的别墅和引人注目的装饰艺术派建筑在所有的原租界地区显得独树一帜。这里称不上是巴黎的一角──许多最好的别墅隐匿在弄堂里,殖民时期的建筑被店铺门脸紧闭着的栅栏格子遮掩住了光芒,还有许多地方不断地提醒着人们,那三十年的建设缺少整体的规划布局──但其魅力经久不衰。

      上海的日落景色世博会正在推动着这一切的迅速改善。上海市政府正在着手修建新的人行道等设施,而私人投资者则接下了其余的工作。那些我多年来经常走过却从未在意的建筑正在重现它们上世纪30年代的辉煌。

      “这是居住在上海的唯一理由,谁愿意生活在水泥丛林里?”克雷格•威利斯(Craig Willis)说,他是上海餐饮业新成员MrWillis的老板。这家餐厅坐落在上海一条颇为古色古香的街道上,在一排老门脸房上面加盖的第三层上。

      那里的食物被称为“现代澳大利亚菜”再合适不过了,因为其烹调受到了许多地方的影响。威利斯自己曾经是悉尼歌剧院(Sydney Opera House)一家名为Bennelong的高级餐厅的总厨师长。八年前,威利斯来到中国进入米氏西餐厅(MontheBund)工作,现在那里仍然称得上是上海最好的餐厅之一。

      不过Mr Willis餐厅──就像这个餐厅名字所显示的那样──是他自己的生意。“这就像是我家的一次晚餐聚会,只是现在有了更多的桌子,”威利斯表示。餐厅的装潢非常的温馨舒适,聚焦在每张桌子上的剧院式照明也在人群中营造出一种亲近感。尽管餐厅建筑本身并不古老,但那凹凸的木地板是从已经拆除的外滩一处老别墅里抢救出来的。

      距离这里乘出租车不足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Franck,这家法式餐厅位于弄堂深处一栋很大的别墅后面,现在别墅里仍然有许多户上海人家居住。店主弗兰克•佩科尔(Franck Pecol)是欧洲小餐馆老板的典型形像:秃顶、戴黑框眼镜,还穿着高领毛衣。尽管现在他已经不进厨房工作了,但他曾经在越南、迈阿密、哈瓦那以及地中海沿岸地区做主厨,大约六年前才定居在了上海。“我喜欢从家里骑自行车的感觉,”他说,“我喜欢这座城市的反差。”

      Franck餐厅在2007年开业,佩科尔现在正向毗邻的店面扩张,他打算在那里建一个酒吧。

      “法租界里有个法国餐厅对我来说非常合乎情理,”佩科尔说。菜单上的文字全部是法语,不过服务生很乐意帮忙翻译。这家餐厅里40%的菜肴每天都会有所变化(根据新鲜食材的不同)。还有大约400种葡萄酒可供选择。这里温暖而舒适──有黑色的木地板和深色的皮沙发──Franck是躲避上海湿冷冬天的完美栖息地。

      在晚餐后想要静静地喝上一杯的话,这一地区也布满了日式的鸡尾酒吧。有些酒吧小得只能容纳不到20个人,但烈酒的种类却足以让任何一位威士忌爱好者啧啧称赞。如果你想要确定自己找得到座位,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去灯光幽暗的Constellation2,这个有两层楼的酒吧毫不费力地营造出了一种旧上海的氛围。酒吧的整个壁上严严实实地摆满了酒瓶,从壁射出来的灯光打在了瓶子上面。客人们倚靠在时髦的皮制扶手椅和沙发里,而酒保们则用手工凿制冰块,让它们能够缓缓地融化在你的威士忌里。可能让第一次来的客人唯一感到不愉快的是,杜松子酒和奎宁水这样的无色饮品都散发出蓝色的光,这是头顶上幽幽的蓝色灯光带来的,不过一般说来,客人们很快就会根据发出的光芒而选择饮品。

      Chad Ingraham for The WallStreetJournal

      上海的艳舞俱乐部──Chinatown结束上海一夜的最好方式就是前往Chinatown。从法租界坐出租车大约15分钟,外滩稍稍向北的地方就是这个艳舞俱乐部──至少这已经是中国文化部(Ministry of Culture)允许范围内最性感的表演了,这里也是获得重生的旧上海的一个缩影。Chinatown所在的建筑本身也足够吸引人。它原是日本人在1931年建造的一座佛教寺庙,最近这里又新设置了一个埃及主题的卡拉OK包间。共同经营者诺曼•戈斯尼(Norman Gosney)在骑着自行车绕着上海转了一圈之后选中了这个地方。他和合伙人阿米莉亚•卡尔曼(Amelia Kallman)后来借这个地方再现了上世纪30年代好莱坞电影里的旧上海。

      “我喜欢上海是因为你能在这里交到朋友,”戈斯尼说,“你在派对上能遇到投资人!”这一点在金融危机吓走了这个俱乐部的美国投资人之后拯救了戈斯尼的梦想。现在,他和卡尔曼每周登台四天,和一名驻唱歌手、六个名为Chinatown Dolls的歌舞女郎和一名曾是威尔士卫队(Welsh Guards)成员的外形高大的主持人组成了一个综合性表演团队。卡尔曼说,表演者们每周都会增加两到三个新节目,因此即使是那些老顾客也能看到新东西。

    本网站由Gongshe Information Inc于美国Scottsdale Arizona提供互联网服务,欢迎转载并注明幸福公社出处。本网采写文图视频作品作品及活动策划版权归幸福公社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对本网所刊稿件内容有疑义或认为涉及版权事宜,请来电与Gongshe Information Inc联系:001-419-7581559(北美)或01-599-0991039(中国),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