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集邮客”,抑或“理想主义者”?
    时间:2010-05-12 16:00:51  来源:幸福公社  作者:大麦   发布者:xingfugongshe

    “集邮客”,抑或“理想主义者”?

      ——“寄居达人”文皆的济南之旅

      文/图:大麦  原文来自幸福公社 www.Gongshe.com

      4月底,济南中山公园。在正午灿烂的阳光里,拿起别着五角红星黑色军帽,轻拂了几下灰尘,之后戴在锃亮的光头上——文皆解释剃光头省事省钱。双手又扶着帽子转了转,试图戴正。“很多人对光头有些偏见,特别是聚居处有长辈的话,所以我出门就戴着它。”

    文皆在济南.jpg

     这,也许是这网上著名“寄居达人”的真实写照:既特立独行,又不得不考虑他人感受。

      这是文皆,出生于1980年的湖南男人开始他“寄居计划”的第14个月。至此他累计行程25979公里。这期间他在中国长江南北45个城市,不为旅游,也拒绝住宾馆,他尝试每天和不同的陌生人一起度过同居生活,累计持续1年以上。“该计划并不是一个旅游计划,不会前往没有寄居的地方,只要有人提供寄居就会考虑过去,不管文皆是否去过这个地方或者对这个地方是否感兴趣。”

      “集邮客”,抑或“理想主义者”?

      网友黄山松在论坛中质疑:“这个‘寄居’绝对与心灵的空虚、寂寞有关!毕竟都有倾诉的需要,文皆自己可能就心理上有点压抑,想要有陌生的人来听他倾诉,或者只是沉默的陪着就有很大安慰,也许他一直在寻找的并不是接受他寄居的陌生人,而是跟他一样寂寞的共同群体,毕竟人以群分,这种人凑一块,更能缓解自己心理上的问题。但究竟谁比谁寂寞,这就不得而知……。”

      也有人认为,这是个有借寄居之机寻找艳遇的“集邮客”。网友皮皮在幸福公社发帖说:“据说他所找的陌生人大多是单身女性。先告诉对方他做这个活动是对社会有益的,取得对方的信任,然后趁对方放松警惕时,再实现他“集邮”的目的!由于当事人都是自愿让他寄居的,所以大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文皆博客.JPG

          文皆博客

      也有人好奇并赞赏。为文皆提供济南寄居处的高明说:“我想见见他,很想了解一下他,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并且我想搞明白本来有很好的工作,为什么要搞这种艺术。”为文皆提供下一段寄居历程的郑州赵永朋则认为,“他(文皆)抛弃一切,为了理想而战,他是我的榜样。”

      柳絮中的济南之行

      从上海赶过来的文皆,被大麦接下,与赶到火车站的高明一起,开车穿过繁华的街市,在南郊七贤镇的九曲村——高明借住地下了车。这是南二环外还要开上几公里的山间小村,村里狭隘的街边散乱地飘舞着彩色塑料袋,不时有几只土狗闪过。

      23岁、戴着眼镜的高明是菏泽人,中学毕业后打工走过外地的很多地方,现在的身份是济南一家安保公司的保安,对他来说,这份千元月薪工作的最大好处是“白天没事,可以读书和思考。”我们走进院子,一楼厅堂有很多杂物,西墙边满放着引火的芝麻秸秆。沿着没有扶手的楼梯上到二楼,西面是高明的房间,东边是他父母的卧室。

      书橱中有很多诗集,文学书籍,下面是一台没联网的电脑。一个老板椅,下面散乱着几双鞋子,单人床头歪着一本霍金的《时间简史》,床边是几幅水粉风景和素描,其中一张是切·格瓦拉。

      我和文皆坐在床上,听着他们开始了聊天。文皆翻着高明手写的诗集聊到了海子、食指,拿着高明手工的几个泥塑,他们聊着岳敏君,达利……。

      之后的几天里,高明去上班,文皆爬爬周围的小山,或者找个网吧上网。期间坐车到市中心逛了泉城广场,应邀接受几个媒体记者采访,还有一次去曲水亭水畔的饭店,一对作家夫妻邀请他来喝酒闲聊,体验下济南风情。

      一个人散步,转悠,上网,发短信。和不同的陌生人聊天,接受媒体采访——这就是文皆的全部生活。寂寞的青春

      Mathilda:Is life always this hard,or is it just when you're a kid?(玛蒂尔德:人生一直困苦,还是仅只儿时)

      Léon:Always like this(雷昂:一直如此)。

      说起文皆,总是令人想起《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这段对话。

    文皆在济南火车站.jpg

          文皆在济南火车站

      文皆出生在湘东南的永州。儿时开始,家里就只有爷爷奶奶,父亲和弟弟五个人。前几年奶奶去世后,家里成了三代四个男人。24岁在中南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文皆在珠海的一家国内著名的软件公司做程序员,有一份稳定的职位和收入。和几乎所有白领一样,他有一个固定的女友,每周5×8小时工作,周末出去旅游、户外。这样的生活在2008年结束了,他辞职去了北京怀柔的一个艺术村。他在博客中提到,“我工作的那几年非常痛苦,一直在工作与辞职之间纠缠,我上班的公司是很大的软件公司,很多人想方设法要进去,而我是想方设法要离开,在他人看来,我的举动是不可理解的,他们觉得我是在胡来,但是我觉得这是在追寻真正的生活。”

      在北京郊区的怀柔,文皆的艺术项目获得了一项美籍华人的3000元资助,制作了《生活之雾》等影像作品。“在那个艺术村感觉挺好的,安静,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文皆回忆说,“吃饭的话,自己一个人随便凑合一下很省钱,村里只有一个小饭店,如果一帮人下饭馆点菜吃饭,消费就高多了。”

    本网站由Gongshe Information Inc于美国Scottsdale Arizona提供互联网服务,欢迎转载并注明幸福公社出处。本网采写文图视频作品作品及活动策划版权归幸福公社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对本网所刊稿件内容有疑义或认为涉及版权事宜,请来电与Gongshe Information Inc联系:001-419-7581559(北美)或01-599-0991039(中国),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