诠城录合作寻根济南人文户外活动
    时间:2009-05-12 12:58:26  来源:幸福公社  作者:小福   发布者:xingfugongshe

    幸福公社消息 2009年3月,幸福公社与《诠城录杂志》合作寻根济南活动的“山村探访山东落子最后传人”活动,大麦等与诠城录杂志李汉钰主编等前往济南长清归德镇、张夏镇采访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山东落子”。下为2009年4月号《快乐济南-诠城录》杂志封面,上为当期采访。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探寻失落的落子

      时下,很多小年轻都喜欢一种叫做“黑趴”(HIP-HOP)的音乐,时髦一点的叫法是“饶舌”,通俗一点的叫法是“说唱”。都说这种音乐形式起源于黑人的BLUES基调,其实这是很荒谬的。经过我们长时间多方位的探究,一种来源于济南长清的名叫“落子”的东西才是“黑趴”的最贴切定义。

      我不是唬你,我是有说辞的。不管是Hardcore Rap还是Gangsta Rap,几乎整段下来就在那儿絮絮叨叨默默唧唧地说,说唱说唱,你光说不唱怎么还敢妄称说唱?我们“落子”就更直截了当许多,说累了唱一段,唱哑了说一段,多厚道。

      如果你还不知道“落子”的话,那你这个曲艺之乡的济南人就做得太不曲艺了。

      5.1,是个很头痛的节日,想出去溜达一圈,没个落脚的地儿,那家伙,人流量比千佛山山顶那颗歪脖树上缠着的红布条还多;想在家呆着,又不想被电视上的一些劣质节目挫伤眼睛。耳根儿算是不想清净了,但又不堪煎熬,或许原生态的声音才是我们这些宅男女们更想要的。现在就带大家进入咱济南人自己的曲艺——“落子”的世界。此次探访是由都市交流网络媒体“幸福公社”(www.Gongshe.com)的创始人大麦与诠城录杂志社联合发起的。

      首先,对于“落子”的发音我们要十分小心,一旦发错了你就丧失了“曲艺范儿”的感觉——是“落(lào)子”而不是“落(lùo)子”。“落子”全称“长清落子”,是发源于长清流传于济南市周边泰安市、德州市、聊城市等区县的山东本土曲艺形式。不过,它还有两个更具武侠色彩的酷名:“莲花落”、“莲花乐”。为了一探“落子”这一真正“黑趴”的起源艺术,我们走访了“落子”发源地。每种艺术派系都有自己的“掌门师兄”,落子也不例外。作为长清远近闻名的老曲艺人,也是“落子”发展到现今阶段的顶梁柱,徐立平成了我们这次探寻落子的唯一线索。

      拜访徐立平的那一天,天气有些阴冷,但丝毫没有影响我们探知“落子”的热情。到了长清之后,我们一路打听着寻到了徐立平的住处——隶属于归德镇的后平村。徐立平的家不愧是“落子”之源,房门有4米多高,这足以显示出落子在本村的群众地位。徐立平听闻我们的到来,马上踱步而出,虽然年事已高,但依然健步如飞。

      落子因其主要伴奏乐器为大钹、竹板,也叫“咣咣书”或“荷叶吊板”。以其流行地区方言、曲调的不同,形成了三种“口”:一为“南口”,流行于鲁中南、鲁西南,风格最为粗狂。二为“北口”,流行于黄河以北的鲁西北地区。三为流行于济南附近以及以东地区的“东口”落子。60年前所唱老口,节奏缓慢多花腔,讲究迂回曲折,大起大落。著名艺人有刘本春、王金山、王教增、乔玉山等。而后平口落子兴起,讲究卖词,专唱大书。著名演员有李合钧(小胡椒)、候教山(飞天咣咣)等。近代著名艺人有侯永芝、张元秀、高庆海等。二为“北口”,流行于黄河以北的鲁西北地区,慢口重行腔变化,风格质朴。著名艺人有崔玉臣(“老玉”)、苟春盛等。1920年前后,苟春盛在济南唱红,其后来济的有王教端、王洪海、傅大玲(女)、王明爱(女)等。三为东口,流行于济南以东的潍坊、平度一带,初亦为慢口,后向长于叙事的平口发展。著名艺人有“飞咣咣”季宝奎等。

      因落子的唱腔过于单调,艺人常吸取当地姊妹艺术的曲调来丰富自己的演唱,使落子的演唱各具特色,其明快有力的风格非常鲜明地表现了鲁西南人民直率强悍的性格特点。而徐立平是落子在长清地区的仅剩的表演继承人,像很多民间艺人一样,徐老同样有着坎坷不幸的童年。徐立平幼年父母双亡,从13岁起,拜著名艺人曲教文为师,学习山东落子。按门派排行取名为徐永奎,师爷是江苏人陈和云,学艺四年即脱离师傅独立演出,50年走南闯北,未曾间断。徐立平拜师时(1952年前后)曲艺界门派众多,计有东张门、西张门、曾门、柴门、孙赵门、马门、弦子李门等,而徐立平则属东张门,这一门派的排辈顺序是:

      道德同先庆 镇键守太清

      意言来富本 和教永元明

      志礼忠成信 从高士发兴

      始宗龙为庙 西湖岩子宁

      按此排序徐立平(永奎)则是东张门第十八世;著名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高元钧是十九世“元”字辈。值得注意的是,上面的辈分不是落子的专属,不论是长青落子、山东快书,还是章丘梆子、平阴渔鼓,所有曲艺的每个门派都遵循一个辈分排列。排辈分自然有本门派的一套顺序。旧时曲艺界和戏剧界一样对辈分是极其讲究的,艺人不管走到何处,遇到比自己辈分大的必先登门拜访,一是出于礼节,二是求教,三是取得帮助、捧场,以使自己的演出顺利进行,取得较好的效果。

      目前,落子的演出需要经过交警部门的许可,这也是落子比其他剧种更“别致”的推广形式,也使得落子有了一定的安全感,毕竟,受政策保护的优待不是谁都能享有的。宋庄,这是我们今晚要演出的地方。搭台,灯光,试奏……程序之后,演出开始了。

      徐立平的孙子徐继明,作为家族里的唯一一位型男,主持的重任就理所应当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小徐懂得抛砖引玉,说完恭维父老乡亲的一些话之后,就有板有眼的唱了一段,虽然稍显稚嫩,但也算徐老爷子后继有人了。之后,徐立平正式登场,为之伴奏的都是家族里的成员。徐立平老先生为交警队的演出专门创作了一个有关交通安全问题的落子选段,演出形式较为简单,无弦乐伴奏,是演唱者右手自打铜钹,左手以大竹板击节并配合表演。另有一人击钹,一人打竹板演唱者,这种形式叫“擎板”。唱腔曲调单纯,半说半唱,都是“一串铃”似的垛句,唱词多为上下句结构的七字句或十字句……

      演出很成功。从头至尾,我是深刻体验了咱齐鲁人自己的说唱音乐。或许,时尚、酷、潮、范儿这些在“黑趴”中用烂了的词儿,放在“落子”身上,着实显得不伦不类,但作为“曲山艺海”中拥有绝对话语权的派系,我再次领教了“艺术源于民间”这句话的权威性。得亏谭盾大仙没功夫到咱这儿采风,否则这一届的格莱美说唱大奖就不是lilwayne的一枝独秀了。但成功的演出并不能使我们太乐观。由于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山东有很多曲种历尽坎坷,惨淡经营,勉强维持至今,而像“落子”这样的曲种,则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目前能够原汁原味演唱“落子”、渔鼓、木板大鼓的民间艺人,在济南地区乃至更大范围内也就仅存徐立平一人了。

      非遗“落子”面临绝迹的窘境已是显而易见。在恶俗口水歌对你我耳膜狂轰滥炸的今天,别说曲艺和戏剧了,就连凝聚中华文化结晶的民歌和红色歌曲,现在都没有几个年轻人愿意听了,更别说这处于尴尬境地的“落子”了。保护民族文化不是随口说说,除了艺人的传承与发展,还要有人民的支持。只有拥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和市场空间,曲艺才能在这样的温床里生根发芽。

      5.1曲艺游不只是一次普通的民俗风情游,在我们美美地享受不可多得的民间艺术的同时,也是不自觉地给“落子”这种稀有曲种温暖地投了一票。

    本网站由Gongshe Information Inc于美国Scottsdale Arizona提供互联网服务,欢迎转载并注明幸福公社出处。本网采写文图视频作品作品及活动策划版权归幸福公社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对本网所刊稿件内容有疑义或认为涉及版权事宜,请来电与Gongshe Information Inc联系:001-419-7581559(北美)或01-599-0991039(中国),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