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玩"族风行国内 友谊当天有效
    时间:2010-06-09 12:30:40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   发布者:xingfugongshe

    幸福公社消息  “闪玩”,指一种短期的融旅行和交友于一体的休闲活动,通常是在短时间内通过便捷的网络形式寻找到志同道合的玩伴,利用发达的交通工具结伴前往一座城市旅游。中国内地的第一次闪玩,始于2003年。自此以后,闪玩风潮就在网络上风生水起。都市中一个个原本孤单的行囊,在一座座陌生的城市中因为相聚而散发出其独特的温情。新民晚报2009年12月26日

    1949441919_m.jpg

      轻装简行,来去如“闪”,是闪玩的特征

      友谊就当天有效

      和往常一样,除非翻开电子相册,Angus早就忘了她长什么样,唯有那两盒龙须糖,似乎还滋润在唇齿间。味道慢慢复苏着记忆,Angus想起了他们初次相遇的场景。

      西塘,环秀桥,一端连着烟雨长廊,一端连着朴素的弄堂,河水夹在中间,悠悠流淌。乌篷船,水鸟,落日。Angus被这番景象迷住了,陶醉万分,直到那两盒龙须糖递到手边。她,如约而至。

      Angus和她上午刚刚在网上结识,立刻约定傍晚相会于西塘,品尝龙须糖,聊天,站在桥上看风景……一切都像小桥流水般自然。

      然后?没有然后。“闪玩”的原则是:当天有效,如果过了零点双方仍未分开,就超出了闪玩的范畴。既然选择了这项游戏,就必须遵守游戏规则,哪怕让流水戛然而止。赶在彻底天黑之前,Angus回到上海,“后来,再没见过她。”

      内地“闪玩”的“开山鼻祖”黎旭,有过一次相似的经历。黎旭曾和一个昵称叫“清越”的“闪友”相约青岛游。当女孩出现在面前时,黎旭有些惊讶:瘦小的她端着单反相机,颇有摄影师的风范。青岛的黄岛金沙滩上,黎旭坐着,任海风拂面,寻找那份“不问世事、彻底放松的解脱感”,清越则越孩子般地在大海中嬉戏玩耍。饭桌上,两人天南海北地胡侃,讲到兴奋处,清越丢下杯子,拿起酒瓶,一口气喝完。这份豪气,让黎旭目瞪口呆。

      当然,黎旭和清越也没有因为彼此欣赏而破坏“闪玩”的基本原则,很快,他们就分道扬镳、各奔前程了。“闪友”就是如此,友谊只保持到零点以前,“过期作废”,第一次等于最后一次。

      “闪友”们主要是在网上结识的

      不带走一片云彩

      既然玩的是寂寞,那么一同“闪玩”的“闪友”回到各自城市后,也就往往不会过分密切地联系。Angus现在已经回忆不起西塘时那个“她”的声音了,如果不是翻看当时的照片,“你会觉得恍然如梦”。两人偶尔会在QQ上邂逅,打个招呼,道声祝福,仅此而已。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伙伴、不同的人生轨迹,在同一个城市交汇成一点,然后又如预期那样分开。他们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都不是重点。对“闪友”来说,此刻共同的记忆才是旅行的意义。回归各自的生活轨道后,“闪友”会把曾经的同伴放于心底,偶尔想起,就会收获一份美丽的回忆。“相见不如怀念”,有了全新的含义。

      相遇、相识,但不需要相知,这就是“闪玩”的乐趣。用黎旭的话说:“生活中我们可能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他们很可能就在你的视线中出现过一天而已,但是只要能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这就足够了。”对于那座城市,对于那些“闪友”,“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是最有韵味的留念方式。

      遭遇多种可能

      黎旭的第一次“闪玩”目的地,在广州。当时,他上网发了内地第一份“闪玩”邀请函,没多久,就得到了响应―――她叫舒帆。

      关于那一天的行程,舒帆用简练的语言进行了表述:上午游览陈家祠堂,中午品尝了粤式点心,下午在越秀公园拍照,费用AA制。至于感受,“第一次‘闪玩’时很兴奋、很期待,也很紧张。本能地知道要担心一下安全问题,但很奇怪整个过程中根本没想过。”两个完全陌生的灵魂,专注于旅行本身,享受着旅行的乐趣。

      但黎旭也碰到过不愉快的经历。有一次和“闪友”相约同游北京,事先计划去最大的一个海底世界,出发前一天黎旭却被告知,最大换成了最小。现实和理想的落差,让黎旭兴味索然。“那次兴致不太高,感觉挺失望的。”

      最近,黎旭离开了IT业,也离开了北京、上海,回到了自己的老家―――广西。说到下一次“闪玩”的计划,他也不清楚。但是,那份热情还是从平缓的语调中透露出来。看来,不愉快的经历并没影响这位资深“闪友”对“闪玩”的热情。毕竟,“闪玩”,是换一种心情,换一种生活方式,这才是“闪友”们所追求的。

      玩的就是寂寞

      Angus过着标准白领的生活,整天奔波忙碌,繁重的工作,挤压着他的社交圈。“朋友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寂寞。”而很长一段时间内,默默忍受,是Angus这样的白领的唯一选择。

      “后来,‘闪玩’的观念逐渐红遍网络,我欣喜地发现了我一直寻找的东西。”Angus告诉记者,“闪玩”填补了自己的“交友空白区”。那次西塘之行,正是首度尝试。“江南的风情和江南的女孩,我顿时觉得不虚此行啊。”Angus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同是天涯“寂寞党”,相聚是为了寻觅一份温暖。

      这样的体验让他对“闪玩”情有独钟,也切身了解了“闪玩”的宗旨:应对都市人情冷漠,消除彼此之间的隔阂。自此之后,Angus成了疯狂的“闪友”,跑遍了上海周边地区。不过,他始终秉持最初的原则,绝不跨越雷池半步。他的解释是,“闪玩”不过是从高楼大厦中伸出头,透口气,但最终还是要回去。倘若牵扯太多,便可能沦为对方的负担,和“闪玩”的宗旨背道而驰。

      黎旭显然是这种态度的坚定支持者,他甚至认为,“闪玩”是一种旅行的心态,形式并不重要,用什么交通工具、是否有“闪友”陪伴,也都是次要的。“哪怕只有一个人,如果能达到心情上的预期就足够了,这才是‘闪玩’的精髓。”

    本网站由Gongshe Information Inc于美国Scottsdale Arizona提供互联网服务,欢迎转载并注明幸福公社出处。本网采写文图视频作品作品及活动策划版权归幸福公社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对本网所刊稿件内容有疑义或认为涉及版权事宜,请来电与Gongshe Information Inc联系:001-419-7581559(北美)或01-599-0991039(中国),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